当前位置:主页 > T生活通 >瑞银 不一样的巴西世界盃

瑞银 不一样的巴西世界盃

2020-07-24   分类: T生活通   参与: 963人  作者:
瑞银 不一样的巴西世界盃

对于大多数国家的经济而言,足球只是一项运动,对于经济增长和就业的贡献微不足道,并且对政治和市场的影响也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于一个在全国大选前数月花费颇具争议的巨额资金来举办世界盃足球赛的足球狂热国家来说,这项「精彩赛事」具有更多的实质意义。就巴西举办2014世界盃而言,主办国所承受的经济、政治及市场压力在世界盃历史上都是前所未见的。

国家队成败影响深远

号称「森巴军团」(a Seleção)的巴西国家足球队的表现,以及今次赛事组织的成败,将对巴西产生深远影响。如果「森巴军团」获胜并且赛事顺利进行,巴西现任总统罗塞夫(Dilma Rousseff)将有可能因人气推升而受益,从而为她寻求连任带来支持。另一方面,如果巴西国家足球队表现差劲,并且赛事组织遭受重大挫折,则会导致公众普遍产生不满情绪,进而会轻易把竞选的天秤偏向反对党。这两种结果将对巴西经济和本地金融资产价格带来大不相同的影响。

要了解为何世界盃可能对巴西政治、经济活动和市场产生影响,我们需要知道,足球是巴西人气的重要驱动力。巴西拥有近3万间足球俱乐部,200万注册球员,每年举办约5000场职业比赛。弗拉门戈(Flamengo)是一支来自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的球队,拥有多达3200万球迷,超过世界上任何一间足球俱乐部,是纽约洋基棒球队1700万球迷的两倍。一些人认为足球是生死攸关的问题,而世界盃对巴西人而言更为重要。

儘管如此,巴西人对于世界盃的支持度正在下滑。根据民调机构Datafolha,仅有48%的巴西人支持国家举办世界盃,较2008年11月79%的高点显着下滑。通常在世界盃之前,街道上变得热闹非凡,到处是装饰着旗帜和标语的汽车,墙壁和街道布满涂鸦,但现在已不复见。

中产阶级日益壮大

为何「足球之乡」不再对举办其最喜爱的赛事着迷?这是因为巴西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大概认为,与其对世界盃投入估计高达140亿美元的费用,还不如把钱用在更好的地方。

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估计,过去10年约3800万巴西人加入中产阶级的行列。中产阶级的定义为:按照2005年购买力平价,一个人的每天支出为10至100美元。10年前有32%的巴西人属于这一阶层,如今这一比例跳升至48%。随着中产阶级的日益壮大,他们对公共产品与服务的期望自然也与日俱增,但政府未能满足这些期望或激励私人部门提供足够的替代选项。

今年早些时候,中等收入群体在全国各大城市进行抗议活动,呼吁改善交通基础设施、减少贪腐,及加强社会安全。这不能怪责他们,因为在基础设施方面,机场、公路、铁路和港口都需要扩建和现代化。通常,从圣保罗市区到Guarulhos机场需要2.5小时。从圣保罗到里约热内卢260英里的车程轻易就花掉6小时,并且目前没有衔接这两个城市的客运列车服务。本应于2014年投入营运的高速铁路竣工日期推迟了至少6年。难怪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4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在基础设施品质方面巴西的排名低于伊朗。基础设施欠缺的根源部分可追溯至所谓的「巴西成本」,即由于令人窒息的官方繁文缛节,导致做生意的成本很高。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巴西是世界上监管负担第二沉重的国家,仅次于委内瑞拉。

除此之外,世界盃筹备工作被一连串重大建筑事故蒙上阴影。在此情势下,如果国家队在世界盃比赛中「一败涂地」,或者赛事遭受灾难-例如体育场倒塌或出现致命安全性漏洞,广泛的社会不满情绪可能随之而来。巴西人关注的焦点可能会从足球转向重新评估为何花这幺多金钱却带来国耻。罗塞夫和她所属的劳工党(Partido dos Trabalhadores或简称PT)很可能为世界盃失败「付出政治代价」,特别是赛事的筹办是出自劳工党的构想,始于前总统卢拉(Lula da Silva)任期。

市场解读坏消息为好消息

然而,世界盃对市场的影响可能不那幺悲观。自相矛盾的是,投资者可能倾向于将短期巴西和劳工党面临的坏消息解读为有利于国家长远未来的好消息。随着市场开始对更亲近市场的反对党获胜机率上升作出反应,巴西资产的价值可能会反弹。

市场的反应可能类似于3月中以来所观察到的情况,民意调查开始显示,对于现任总统罗塞夫在今年10月的总统大选中获胜的预期,并非如之前预测的那样确定。根据巴西民意与统计研究所(Brazilian Institute of Public Opinion and Statistics),罗塞夫的支持率已从12月的43%跌至34%,非常接近一般公认的现任总统赢得连任至关重要的30%的支持率。同时,MSCI巴西指数超越MSCI新兴市场指数,并明显超越标普500指数的回报率。

另一方面,如果巴西赢得世界盃冠军且赛事进行顺利,届时将举国欢腾。罗塞夫及劳工党将因这届世界盃的成功而大获好评,并且可能因社会情绪改善而受益。失业率低、劳工党在电视上大量曝光的时间,以及拉美强烈的连任倾向也将支持罗塞夫连任。然而,对现任执政者有好处的事情,对巴西经济和市场的长期未来却不一定有益。市场普遍预计罗塞夫在第二个任期内不会有重大的政策改变,而价格管制、指导性政府支出和信贷补贴等一系列旧政策预计仍将保留。在这一假设下,巴西资产价格表现可能不及其他新兴市场。

乾旱威胁供电 或加剧通胀

即使在世界盃获胜的情况之下,罗塞夫仍需要留心可能破坏其政党形象的其他事件。乾旱对巴西的水力发电系统构成了严重威胁,而水力发电对巴西的电力供应至关重要。目前的数据显示,巴西东南部地区的水库水位已接近2001年的低点,当时还因此实施了电力配给制。目前问题可能不在于相同情景是否会重演,而在于何时会再现。

本届政府将避免在10月大选之前实行电力配给制(2001年电力配给的实施反而帮助反对党取得胜利)。但实施的时间愈迟,对经济的影响恐将愈严重。另外,如果使用热能,能源现货价格上涨也可能对消费价格通胀构成影响。预计通胀率将在年底前逐渐升至巴西央行目标的顶端,儘管自2013年4月以来央行已上调政策利率共375个基点。通胀上升很容易引发更大的社会不满。

总而言之,在世界盃历史上,还没有哪一届比赛与主办国的政治和经济前景如此息息相关。基于这个原因,投资者应做好準备,不仅要仔细观察足球场内的赛事发展,还应留意巴西主要大城市街头的动态。

作者为瑞银新兴市场首席投资总监Jorge O. Mariscal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988smc|汇聚各地新闻|引领和改善网站|网站地图 皇宝娱乐压大小 亿皇注册平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