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I假生活 >我是妈妈,也是精神科医师:别让忙碌的罪恶感填满人生

我是妈妈,也是精神科医师:别让忙碌的罪恶感填满人生

2020-07-10   分类: I假生活   参与: 270人  作者:
好久以前,有一个奶奶特地从乡下来看诊,却在诊所附近徘徊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问我:「请问院长在吗?」
嗯?我就是院长啊?怎幺会问这种问题?深入了解后才知道,就算穿着白袍,我在她的眼里也称不上医生。在男尊女卑思想中成长的奶奶,根本不相信有女医生的存在。

我是妈妈,也是精神科医师:别让忙碌的罪恶感填满人生

但世界变了,在医学大学里,女学生比例超过三○%;医院里的女医生不在少数,更享有与男医生同等的权利,多美好啊!

儘管如此,还是有学妹跑来跟我说,她很担心生孩子的事。看诊、写论文,工作堆积成山,哪有时间养儿育女。她不但没自信照顾好孩子,更担心疏忽了工作无法升职,甚至被淘汰。我有些同情这位觉得生了孩子就得放弃一切的学妹,不过老实说,职场妈妈真的不好当。

在医院实习时,我与大学同学结了婚,不久后就意外怀孕。医院里的同仁都忙得不可开交,我也不可能因为怀孕,就要求医院减少我的工作量。某一天,轮到我值班外科,突然间重患室送进三位患者,需要不断做心肺复甦。

患者命在旦夕,前辈又忙得焦头烂额,我无法坐视不管,于是急忙按着甦醒球(手动式人工呼吸器),另一方面赶紧做心脏按摩。突然间,我感觉肚子揪成一团,只能内心祈祷孩子安然无事,继续专注于手边的工作。

最后,虽然患者顺利度过了危险期,但是当天晚上我的子宫大量出血,孩子就这样流产了。这是第一次,我非常后悔自己当了医生。如果我不勉强自己去做心肺复甦,孩子也许就不会流掉。

保护不了肚里的孩子,一股强烈的罪恶感袭捲而来,我犯了不可赦免的罪。

失去孩子的冲击,让我痛苦了好长一段时间。

所幸,时间就是最好的解药。不知不觉间,我不但生了两个孩子,照顾孩子的同时,继续担任医生。工作、家事、孩子、公婆,日复一日,不知不觉也走到了现在。在没人帮忙的情况下,要一次扮演好四个角色,实在不容易。我已尽了全力。

不管在医院还是家里,没有人能完全理解我的处境。身为母亲,无法全心照顾孩子的愧疚与罪恶感,让我有苦难言。照顾孩子、上班、做家事,每一件事都变得跟作业一样讨厌。

每天早晨起床,我总会深深地叹口气,想着今天要怎幺努力撑下去。我失去了笑容,产生被害意识,觉得「为什幺所有事都要我来承担?」我恨我的丈夫、恨我的家人、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现在想想,如果当初没熬过来,就没有现在的我。不过,我懊悔自己充满太多义务心与责任感,把一切变成了一种作业。

而我人生中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好好享受人生。我不但没有享受教育孩子的喜悦,还深怕自己成为自私又不及格的妈妈,因此经常训斥孩子、责备自己。

我也没有享受与生俱来的天赋,害怕在工作、学习上输给别人,所以不断追寻。如果我愿意享受人生,应该分配好时间,区分自己能做与不能做的事,并找家人一同分担,但我终究没做到;如果我愿意享受人生,应该在準备晚餐前放慢脚步,与孩子交流、拥抱他们,可是我没有做到;如果我愿意享受人生,应该在上班途中多看一眼天空,以更广阔的心情迎接我的病患,然而我总是没做到。

更难堪的是,当有人问我:「放弃人生的快乐,妳得到了什幺?」

我完全哑口无言。当年的罪恶感与被害意识,不但扼杀了我的快乐,还让我疲惫、使我愤怒。如果当时我能够找到享受人生的方法,让快乐取代罪恶感与埋怨,或许就不会像现在一样后悔了吧?

一天不帮孩子洗澡、不陪他们睡觉,没什幺大不了;事情太多,偶尔没办法帮公婆準备饭菜、叫另一半帮忙照顾儿女,也没什幺大不了;多余的时间拿来跟朋友聚会聊天,同样没有什幺大不了的。难道我们忙到连看场电影、听音乐的时间都挤不出来吗?

只要有心,每个人都可以享受人生的喜悦。什幺事都不想做,那就什幺都别做吧。享受人生的每一个瞬间,少说「我应该做……」;多说「我想做……」。

天才赢不过努力的人;努力的人赢不过享受的人。

用罪恶感与责任感填满人生,真的太可惜了!

我是妈妈,也是精神科医师:别让忙碌的罪恶感填满人生《什幺时候,你才要过自己的人生?》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988smc|汇聚各地新闻|引领和改善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360网址 菲律宾sunbet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