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I假生活 >【人造地狱2】假释潜规则人脉、身家、信耶稣

【人造地狱2】假释潜规则人脉、身家、信耶稣

2020-06-12   分类: I假生活   参与: 587人  作者:
【人造地狱2】假释潜规则人脉、身家、信耶稣

监所里,绝望是个比较级,浓缩在最极端的案例中迸裂。出不去的受刑人劫狱、自残,反映出监所内最无望的一群人的状态;对多数还出得去的受刑人而言,有盼头便还能吞下苦头,但监所内充斥人治色彩浓厚的游戏规则,一再加重了无望与不确定性,让人疯狂,更提高监所管理的风险。

「自由」是唯一的悬念,假释准否,因此牵动着受刑人的绝望感。目前法规明定,假释得透过「累进处遇」制度,以分数检视受刑人状况。甫入监的受刑人是第四级,若无违规,约每3个月,就可以加0.1分,分数到了就可晋级。第二级受刑人可以声请假释,第一级则由监所主动提报假释。

规定看似严谨,实则紊乱。才刚假释出狱的阿力(化名)埋怨:「分数到了却不能假释的也很多啊。靠关係去乔的才出得去啦。」

受刑人感觉假释规範标準不一,其来有自。未有「假释案件审核参考基準」前,假释准否的依据,「是主管一件一件喊价,告诉教诲师:吸毒的,刑期坐满6成就让他走;性侵的,万一出去再犯会害我们上新闻,所以得刑期坐满9成才能给他假释。」在监所任职数多年,负责受刑人教化的王先生解释道。

没有规则的假释游戏

教诲师的工作之一,便是按月替受刑人提报假释,因此假释里的潜规则,王先生尤其熟悉,「教诲师大多会拿捏着主管的意思,来判断给不给受刑人假释。但不同监所的主管各有心证,导致同样刑期罪责的受刑人,在不同监所面临不同待遇。」

即便有了参考基準后,教诲师各自心里的那把尺仍在,顶多以「家人是否常常来探望?」、「家庭支持度高低?」、「是否累犯?」作为搭配判準。但监所人力太过悬殊,一位教诲师往往要面对300名受刑人,每个月又约有1成的人得提报假释,如此大的工作量让教诲师也不一定能完全掌握受刑人的状况。

「虽然有外部委员组成的『假释审查委员会』,但委员对受刑人状况更陌生,大多是看教诲师準备的资料来判断。」王先生说,委员会沦为书面审查,实际上教诲师认定可通过假释的受刑人,委员会8成都会接受,教诲师的意志几乎主导了假释准否。

不仅如此,驳回假释的理由也千奇百怪,像是「家人不常探视」也会成为驳回的依据。民间司改会专案研究员林玮婷经手不少申诉案,有些申诉的内容,的确有民间团体介入协助的空间,她举例若是驳回理由载明「未与受害人达成和解」。「如果是法院已经判赔的,本就没有『和解』的问题。这种我觉得有机会可以试试看。」

而有时假释驳回,则是报复。曾有黑道老大早已符合假释条件,屡屡声请却是次次遭驳回。监所管理员私下透露,这是因为黑道老大当年曾经逃脱成功,让一干高官升迁无望。「现落在他们手里,当然不能让他好过。」

曾有黑道老大屡屡声请假释却次次遭驳回。监所内传说,当年老大逃狱成功,让一干高官升迁无望,现在当然不能轻易让他走。

相较一般人活得心惊肉跳,有钱有权者,在监所照样能使鬼推磨。如2014年底台北监狱爆发东森集团前总裁王令麟涉嫌行贿典狱长等人,就暴露出政商关係良好的受刑人,仍能在监所运作其影响力。在中部监所工作的阿德(化名)也曾目睹做了1、20年调查员(职级在教诲师之上),面谈新收的受刑人时总会细细盘问身家,若是身家背景略有权势者,调查员便会对他们好些。

王先生笑说,每个月「假释审查委员会」前,监所内部会先有一场会前会,讨论当月可通过假释声请的受刑人,「有时主管会暗示,『那个某某也放进去』,大家就知道了。」

至于没有背景的一般人,只好靠监所内小道耳语争取机遇,「像我们那边很多人会受洗。」阿伟边说边窃笑,监所里流传某个基督教背景的教诲志工也是审查委员之一,受刑人为了搏他青睐,纷纷跑去找他受洗,盼能因此在审查会里被打上一个勾。

游戏规则紊乱,「这不是在玩我们吗?」坐过三次牢的黑金城没好气地说。一名在监所任职逾10年的管理员也直指,假释的功能在于提供诱因,使受刑人配合管理与教诲,若每个受刑人进监时便能推算何时得以假释,一方面能让他藉此约束自己行为,二方面可以安排假释后的社会复归期程。但把假释作为「恩给」的概念仍深植在矫正机关脑子里,而未制度化并加强其功能,反而导致受刑人心情浮动,更增添管理上的风险。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988smc|汇聚各地新闻|引领和改善网站|网站地图 大红鹰老虎机娱乐 通博pt官网多元化顶级